Page 30 - 智库丛书下
P. 30

澳门威斯尼斯人行业智库丛书(第一卷)

3 探究:“过剩”面纱下的市场化之伤

      近些年,我国的铀浓缩产业快速发展,产能不断提升,保障了国内核电的发展
需要。截至 2017 年 3 月,我国在建和运行的核电机组共 5670 万千瓦(不含秦山三
期两台重水堆机组)。按照一个 100 万千瓦机组每年换料需要 130 吨分离功的简单
测算,每年核电对分离功需求约 7400 吨(实际上首炉需求还要大些)。从目前国内
生产能力来看,应该是供小于求,所谓产能过剩现象,原因可能出在进口上。初步
统计,由于多方面的历史原因,2011—2015 年期间我们不得不“配合”进口了分离功
4280 吨,所产生的“积压”可能是进口过多造成的。管中窥豹,作为我国重要的核
燃料生产基地——中核建中核燃料元件制造有限公司从 2012 年至 2016 年期间,共
生产 7847 组燃料组件,装载浓缩铀 3615 吨,其中,装载进口浓缩铀达 1381 吨,占比
38%。最高的 2012 年,装载进口浓缩铀达 84%。由此可见,使用进口浓缩铀是个很
重要的原因。

      但这还没完,如果再加上引进核电站如 AP1000、田湾核电 VVER、台山 EPR 等
燃料组件进口带进来的浓缩铀,进口浓缩铀占国内市场份额还要更高。这个比例,
即使在国际上也是罕见的。

      俄罗斯的分离功 100%是其国内供应,欧盟市场 68%的浓缩服务是由阿海珐和
URENCO 两家本土供应商提供。美国虽然没有自己的离心技术,但本土供应的比
例也达到 32%。在保证本土企业供应比例的同时,欧美国家严格限制倾销贸易。
在西方,进口产品但凡低于成本价,且享受政府给予的补贴,就会增收反倾销反补
贴关税,同时限制份额。由于俄罗斯倾价销售严重影响了市场良性发展,西方各国
均采取配额限制等措施对俄罗斯铀浓缩贸易进行限制,以保护国内市场健康发
展。据悉,美国对俄罗斯铀浓缩进入美国市场有着严格的配额限制。2009 年美俄
中止协议修正案中规定,俄罗斯 2011 年卖给美国的商品分离功只有 100 吨,2012 年
是 150 吨,2013 年是 250 吨,2014 年是 2900 吨,2015 年是 2700 吨,这对于拥有 100 多
个堆,每年需求 12 000 多吨分离功的核电大国美国而言占比非常小。而欧盟市场
的欧洲原子能共同体供应局(ESA)采取了一种较之美国不太正式的做法,即对欧盟

296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