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75 - 智库丛书下
P. 75

核与辐射安全

度上既涉及国家与国家间关系,也涉及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间的关系。
      军事意义,即防范核威胁和核攻击。非军事意义,即防范核犯罪、核事故所造

成的核危害。涉及国家与国家间关系,即防范核武器扩散。涉及国家与非国家行
为体间的关系,即防范核材料被盗窃、走私,特别是要防范核武器、核材料落入恐怖
分子之手。从目标来说,维护核安全最终应在实现无核武器世界的条件下,确保核
材料、核设施的安全。

2 核安全内涵四象限解读

2.1 周边国家核扩散形势不断变化

      自 2009 年朝鲜宣布退出六方会谈后,近年来朝鲜核问题停滞不前。截至 2018
年 4 月,朝鲜分别于 2006 年 10 月 9 日、2009 年 5 月 25 日、2013 年 2 月 12 日、2016 年 1
月 6 日、2016 年 9 月 9 日、2017 年 9 月 3 日进行了六次核试验,并进行中远程导弹测
试。据国际专家推测,朝鲜核弹头与在役的中程导弹结合,已初步形成实战能力。
2018 年 4 月 21 日,朝鲜宣布终止核弹和洲际导弹试验,关闭北部核试验场。朝鲜
宣布只要不受到核威胁或核挑衅,朝鲜将绝不使用核武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转
移核武器和核技术。

      印度几十年来一直不遗余力发展战略核力量。在陆基核力量方面,印度于
2015 年 1 月首次陆基成功试射射程超过 5000 千米的“烈火-5”弹道导弹后,频频试
射弹道导弹。在海基核力量方面,印度自主研发的“歼敌者”号核潜艇自 2014 年至
今持续进行海上测试。日本长期贮存大量敏感核材料,据最近发布的一份关于日
本核材料问题的研究报告显示,其国内共存有 10.8 吨敏感度极高的分离钚,同时还
拥有约 1.2 吨高浓铀,可以制造大量的核武器。

2.2 核材料、核设施存在不受控隐患

      2001 年以来,以各种恐怖袭击为代表的非传统安全威胁日趋严峻,核恐怖主
义威胁更加紧迫。威斯尼斯人与核技术的广泛应用导致越来越多的核材料分散在世界各

                                                                                                     341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